必赢56net手机版

无锡新传媒
必赢56net手机版 > 吴学问 > 最新考证 > 正文

无锡迎龙桥,究竟有没有迎过龙?

2020

08/11

09:12

来源

无锡学习平台

分享

江南地区河道纵横,桥梁自古以来就是传统村落营建过程中的重要工程。过去的古石桥以地方乡绅修建为主,大多建在村落边缘的水口位置,是维系乡村的交通要道。桥的形式也十分多样,其中又以单孔或多孔的拱式桥、平铺的梁式石板桥比较常见。

迎龙桥,一座横跨无锡梁溪区棚下街南端外城河的单拱石桥,桥身长23.5米,宽2.9米,高约7米,拱跨4.8米。此桥始建于清乾隆三年(1738年),晚清邑人邹文锦重建时,换用花岗石,砌入部分原有青石,是无锡老城厢通往外城的重要通道。

迎龙桥虽然不大,却是江南古桥中罕见的三孔单拱石桥。它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处于外城河与梁溪河的交汇处,这里水流湍急,每至汛期河水暴涨,附近居民常遭水患。为解决汛期积水问题,能工巧匠在桥墩两边各开有一个方形泄水孔,结构十分巧妙。这在江南地区现存古桥中也是独此一例。

迎龙桥桥身现残留桥联两幅,但字迹已经磨损难认。关于“迎龙桥”桥名的由来,民间有两种说法:一说端午节龙舟竞渡到此为终点,故名“迎龙”;一说此桥是为迎接乾隆皇帝南巡得名。对此,地方史志并未有确切记载。不过,当年乾隆下江南时,确实到过迎龙桥。

据《乾隆实录》对乾隆六下江南南巡线路的记载,乾隆十六年(1715年)、二十二年(1721年),乾隆皇帝离京36天之后驾幸无锡县界,船行14里至迎龙桥驻跸(途中暂停之意)。御舟之后十余里,是皇太后及皇后、妃嫔的船只。放眼望去,随驾之舟,前后相接,一眼望不到尽头。当晚,护驾的羽林军和其他人等住在岸上,皇帝和皇室人员住在船上。第二天一早,乾隆皇帝开始在无锡城游览。这恐怕是近300年来迎龙桥历史上最风光的时候了。

棚下老街南端头即为迎龙桥,是酱油浜至梁溪河的交汇处,若是小船,可过迎龙桥经酱油浜到锡惠桥、兴隆桥直至江尖等处。此处河道纵横,几座桥梁串联,故过去在无锡民间,每年“八月半”吃罢中秋团圆夜饭,就有到此处走三桥、观月亮的习俗。中秋佳节,迎龙桥畔粉墙黛瓦,星空月朗、古桥倒影相映成趣,另有一番情致。天长日久,“迎龙观月”遂成一景。

不过,龙舟竞渡也好,乾隆南巡也好,对于锡邑百姓和无锡城厢来说,通达交通才是迎龙桥最重要的功能。

清末民初,伴随民族工商业的崛起,无锡商贸极为发达,穿城而过的古运河段形成了前街后河的水巷市井。现在所说的“江南水弄堂”,是由“运河水街”演变而来的。

运河水街沿岸十分闹猛,“芋头沿河”以经营芋头等地货为主;“桃枣沿河”以经营桃枣等南北货而出名;“茅篷沿河”自然是以经营竹篙、船篷为特色;“水产沿河”因鱼行街、棚下街一带得名;南尖河则是木行、油米厂、面粉、石粉厂的集聚地;而身处交通要塞的迎龙桥,则成了商市和水运装卸的集散地,为此开有兴仁、德新、宏仁、义昌、民益等堆栈。

说到民族工商业,迎龙桥也是一个与无锡荣氏家族挺有缘份的地方。

1914年,荣德生倡议出资,修建了无锡西郊第一条大马路——开原路。这条通往梅园的马路的起点就在迎龙桥,经荣巷至终点梅园。10年后,荣氏兄弟又与郑松亭、徐瀚如、荣棣辉等倡议集资创办了开原电灯股份有限企业,总配电所又设迎龙桥,极大地方便了西门外的居民、商店和小工厂作坊的需要。

1928年正月,无锡荣氏发起创办开原公共汽车企业。企业拥有公共汽车4辆,行驶开原路,自迎龙桥起,经关庙、河埒口、前桥头、荣巷、杨巷,终点梅园。票价每站5分,全线3角,其中纯益15%,缴纳给区公所,作为修理开原路之用。

中国著名小说家郁达夫在其所著《感伤的旅行》中亦提到了迎龙桥:“黄包车拖我到了迎龙桥。从迎龙桥起,前面是宽广的汽车道了,两企业的驶往梅园的公共汽车,隔十分就有一乘开行,并且就是不坐汽车,从迎龙桥起再坐小照会的黄包车去,也是十分舒适的。”

1932年9月1日,荣宗敬夫妇六十双寿,在荣巷、梅园、锦园分设寿堂,盛况空前。荣第寿事筹备处在无锡城内各处设有十个招待处,其中之一就设在西门的迎龙桥。寿宴当天上午,外地宾客一批批抵锡,由十个招待处分别负责安排车船径赴梅园寿堂,其中火车站和迎龙桥两处来宾最为拥挤,汽车轮船已不够乘坐,有些来宾只得步行或雇乘黄包车前往梅园。

由此可见,清末民初,迎龙桥一直是重要的交通要塞。迎龙桥北堍原是一个热闹的集市,茶楼酒肆、民居枇次。无锡城厢的一对“仙童仙女”经常来此卖唱。他们是谁呢?就是无锡著名的民间艺人阿炳和他的妻子董翠娣。董翠娣牵着阿炳的长衫衣角,在前边引路。阿炳拉场子时,董翠娣就托着阿炳戴的铜盆帽向听众凑钱。

今天的迎龙桥,因为外城河水运功能的丧失,早已不见了舟来人往的热闹景象,加之周围被高楼所包围,最大的功能也仅是满足附近居民出行而已,“迎龙观月”亦成过往。不过,若是你有兴趣,不妨循着巷子寻访一番。春秋荣枯,历280余年风雨的古桥,散发着被时光打磨的光泽。一树花枝,寂寞开无主;桥锁旧梦,时光了无痕,却不知为何,还是会在你内心搅起一痕涟漪。

Copyright(C) 1998-2021 wxrb.com All Rights Reserved无锡日报报业集团必赢56net手机版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0095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0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090203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