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新传媒
必赢56net手机版 > 吴学问 > 吴地习俗 > 正文

手擀面

2021

10/08

09:23

来源

江南晚报

分享

  小时候,每当夕阳西下的傍晚,父母亲从生产队干活回家。父亲随即弄“猪食”,弄“自留地”;母亲则马不停蹄地忙一家人的晚饭。

  晚饭大多是吃面,母亲拿面盆到面粉袋挖一大碗面粉,放在八仙桌上,面粉与水调配好后,母亲先在面盆里揉捏,揉成一个大面团后,倒在桌子上继续揉,当大面团揉得光滑溜溜且有点弹性时,母亲便拿起家中一根圆形梨树木擀面杖。只见母亲双臂用力并借助身体重量擀压,一次又一次,几分钟后,把大面团压成厚厚圆圆的大面饼,随即卷在擀面杖上不断擀压、扩展,擀压、扩展。

  大面饼越擀越薄后,母亲将大面饼折叠起10多层高,然后一手拿菜刀、一手压放在折叠面饼上方,一手切,一手缓缓往后退,于是,大面饼变成了细长、细长的面条,摊在桌子上,散发出淡淡的生面香味,这就原生态面条。

  那时家里烧“土灶”,灶膛在燃烧,母亲便往大铁锅里倒些菜籽油,待锅里“嗞嗞”袅袅起烟时,随手煸青菜、毛豆、丝瓜,每样八分熟时即起锅,这是做“面浇头”的菜。然后锅里烧水,灶膛内添柴,待锅里水翻滚,随即将桌子上的面条下锅。稍倾,一碗碗热腾腾的手擀面端上桌,碗里盛着满满的面冒着白气,母亲把绿油油的青菜、毛豆、丝瓜添加碗里,瞬间散发着诱人的面香、菜香味,“小馋胚、吃吧!”我、哥哥、姐姐迅速各自端碗、张嘴、起筷,一大筷面条直往各自肚子里“钻”。“哇——”那面条、面汤、蔬菜入口的瞬间满口清香,一碗面三下两下就“碗底朝天”。

  “妈妈,怎么老是吃面?”这是我5、6岁时,常问母亲的话。每次母亲总会抚摸我的头,略显憔悴地说:“三儿,爸、妈干活忙,吃面,做起来方便,不用另烧菜,省事、省时……”

  经常吃面,母亲会“翻花样”:今天汤面,明天拌面,后天凉拌面、烂糊面;一碗面,母亲能一个星期不同样,让大家百吃不厌。

  一次,母亲犯腰痛病无法下床,父亲要到生产队出工。在母亲引导下,我与姐姐学做面条,终于做成了“四不象”的面条。那年姐姐10岁、我7岁。当姐姐把面条端给躺在床上的母亲时,母亲眼里竟含着泪花。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那以后每逢父母农活繁忙,我和姐姐就自己动手擀面。“瞧,徐家姐弟会自己擀面……”每当听到街坊邻居的赞许,看到小伙伴羡慕的眼光,我和姐姐心里就美滋滋的。

  母亲的手擀面伴随我的童年,如今“手擀面”早已销声匿迹,但母亲“手擀面”的美好滋味,却永难忘记……(徐森宝

Copyright(C) 1998-2021 wxrb.com All Rights Reserved无锡日报报业集团必赢56net手机版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0095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0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090203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