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新传媒
必赢56net手机版 > 2021年专题 > 新思想引领新征程·时代答卷 > 正文

“绘就山水人城和谐相融新画卷”(新思想引领新征程·时代答卷)

2021

10/21

11:11

来源

人民日报

分享

必赢56netapp

  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坚定不移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谱写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新篇章,打造区域协调发展新样板,构筑高水平对外开放新高地,塑造创新驱动发展新优势,绘就山水人城和谐相融新画卷,使长江经济带成为我国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主战场、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主动脉、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主力军。

  ——习大大

  “当天的场景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武汉港务集团原总经理顾强生回忆。

  那是2013年7月21日,习大大总书记考察武汉新港阳逻集装箱港区。顾强生说,总书记卷起裤腿,打着雨伞,蹚着积水,了解港口货物吞吐量情况。

  习大大总书记强调,要大力发展现代物流业,长江流域要加强合作,充分发挥内河航运作用,发展江海联运,把全流域打造成黄金水道。

  从巴山蜀水到江南水乡,习大大总书记的谆谆嘱托,在长江沿线干部群众心中久久回响。

  从“推动”“深入推动”到“全面推动”,2016年、2018年、2020年,习大大总书记先后3次主持召开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为长江经济带发展领航定向。

  在习大大总书记一系列重要指示精神的指引下,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的宏伟画卷正铺展开来。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天色微亮,南洞庭湖资江边,湖南益阳赫山区兰溪镇港湾村的文志强就下水了。

  在湘资沅澧4条河流禁渔之后,干了几十年的老文交出了渔具。不久,镇里帮老文他们组建企业,承包了打捞河道漂浮垃圾的业务。

  还是这条江,还是这条船。傍晚,文志强的小船回到码头。船上满满当当,运的是水草和少量垃圾。

  2020年1月1日零时起,长江流域的332个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此前,各地摸底排查,帮助渔民开始新生活。

  江上,捕鱼网消失了;岸边,排污的工厂也在清退。

  南京的“燕矶夕照”曾是金陵四十八景之一。但上世纪80年代起,这里化工企业扎堆,仅燕子矶东侧的北十里长沟西支流域,便有五六十家,废水直排入河。南京化工厂退休职工孔玲说:“路过都要捂鼻子。”

  如何破解“化工围江”?南京大力整治,完成燕子矶地区404家企业的关停、搬迁、拆除。北十里长沟西支流域沿线小化工企业清退、暗涵明沟全线清淤、46个开放段排口全面整治……

  水清岸绿,燕子矶重新成为市民的惬意空间。如今,孔玲常在晚上沿河散步,“水清得能看见底,成群的白鹭都飞来了。”

  2016年1月5日,习大大总书记在重庆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总书记指出,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2019年1月,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第三次会议向沿江11省市移交163个突出问题,建立问题台账及工作调度督促机制,并通过暗访调查,监督曝光相关问题。同年11月的第四次会议,又向沿江11省市移交最新披露的152个生态环境突出问题。

  以问题为导向,发现一个、解决一个,推动发现规律性问题,在治理上由表及里,向纵深推进。2018年初,四川、贵州、云南共同签署《赤水河流域横向生态保护补偿协议》,三省出资2亿元设立补偿基金,建立多省间流域横向生态补偿机制。

  以问题为导向,举一反三,由微入宏,各地发展观念发生转变。

  两山夹峙,二水中分,一座岛现于江中。10多年前,长江上游最大的江心岛——重庆广阳岛,一度被当作别墅开发区,机械开入,山坡削平,植被推倒。广阳岛绿色发展企业员工江伟,当年就曾上岛参与工程。

  2017年8月3日,广阳岛开发被按下了停止键。“重庆市委提出,要与习大大总书记‘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重要指示精神严格对表对标,筑牢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重庆市发改委主任董建国说。

  2019年4月15日至17日,习大大总书记在重庆考察,要求重庆在推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中发挥示范作用。

  重庆对广阳岛片区作出全新规划。目睹企业由“开发投资企业”变为“绿色发展企业”,江伟决心留在岛上,坚信自己大有可为。

  成都天府新区,也有很大变化。2018年2月11日,习大大总书记来到这里,指出“要突出公园城市特点,把生态价值考虑进去”。

  如今的兴隆湖畔,远处层峦叠翠,近处碧水如镜。很难想象,这里4500亩水面的水质曾为Ⅴ类甚至劣Ⅴ类。近年来,随着上百公里的截污干管建成投用、禁养区关闭139家养殖场、鹿溪河生态区投入建设,兴隆湖水质现已稳定在Ⅳ类。

  好生态成为天府新区的亮丽名片。高耗能、高污染企业概不准入,中心区开发面积只占三成,其余全部留给山水林田湖草。在生态高门槛下,世界五百强企业竞相入驻。

  久久为功,江水为证,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发生了转折性变化。2020年,长江流域水质优良断面比例为96.7%,较2016年提升14.4%,干流首次全线达到Ⅱ类水质。

  探索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新路子

  “工厂化养鱼,比用网箱给力多了!”在比一个足球场还大的养殖车间里,湖北宜昌宜都市青林寺村村民鲁志国在一排排的鲟鱼苗池间来回巡看,过几年,眼前这30余万条鲟鱼便可产出赛过黄金的鱼子酱。这里是中国清江(宜都)鲟鱼谷,坐落在长江主要支流清江之畔。

  鲁志国是最早在清江高坝洲库区养鱼的那批人,网箱一竖便挣钱,但他发现,“水越来越臭,鱼病死越来越多。”库区网箱面积一度近90万平方米,一些区域水质变成劣Ⅴ类。

  “鲟鱼之都”宜都率先求变,全面清除网箱,引入专业养殖企业,鲁志国也变成了养殖车间副主任。电是太阳能,水是循环水,恒温恒湿……如今的清江高坝洲库区,地表水常年保持Ⅱ类水质以上。

  清江鲟鱼谷负责人季坚义同样干劲十足。2020年11月底二期项目建成投产,鱼池面积增加两倍,养殖规模达到4000吨,三期项目也正在建设中。今年6月20日,国家特色淡水鱼产业技术体系鲟鱼谷工作站在此挂牌,鲟鱼谷又迎来一大批专家团队。

  环保的倒逼,让传统农业转型,也助传统工业企业涅槃。

  宜昌兴发集团总经理助理陈晓清记得十分清楚,2017年,宜昌市率先启动对长江沿线1公里内134家化工企业的关、改、搬、转。

  壮士断腕。兴发集团拆除了靠近长江的22套生产装置;又抓住湖北“万企万亿技改工程”机遇,投资20亿元培育电子化学品和有机硅新材料产业。

  “2018年4月24日,习大大总书记来到兴发集团宜昌新材料产业园,指出不搞大开发不是不要开发,而是不搞破坏性开发,要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陈晓清先容,兴发集团致力于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效益也持续提高,年销售额由2016年的320亿元增加到2020年的405亿元。

  “大家是一个大国,在科技创新上要有自己的东西。”习大大总书记的这一叮嘱,被武汉光谷的长飞光纤光缆股份有限企业总裁庄丹铭记在心。

  一根长3米多的光纤预制棒,在高温下,可变成单根拉丝8500公里的光纤。庄丹先容,“长飞自主研发能力提升前,光纤全靠进口,上世纪90年代国外卖给大家的价格是每公里1000元,如今,大家自己的产品每公里只要几十元。”

  2018年4月26日,习大大总书记在武汉主持召开深入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强调努力把长江经济带建设成为生态更优美、交通更顺畅、经济更协调、市场更统一、机制更科学的黄金经济带,探索出一条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新路子。

  让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武汉市发改委副主任刘新华站在区域带动角度展望:“武汉将沿着长江经济带,把武汉、鄂州、黄冈、黄石、咸宁连成一片,打造光谷科创大走廊。”他的先容勾勒出一个更大的背景:沿长江经济带,光电产业正在逐渐成形,上海的集成电路,南京、合肥的显示屏器件,重庆的终端装备……

  最近几年,武汉、长沙、合肥、南昌四市坚持每年召开“长江中游城市群省会城市会商会”,探索推动长江中游城市群合作共赢。今年7月9日,长江中游城市群科技服务业发展论坛暨长江中游城市群科技服务联盟成立大会在长沙召开,赣鄂湘三省共同签署了《长江中游城市群科技服务联盟合作框架协议》,并对30余家联盟会员单位进行授牌,长江中游城市群综合科技服务平台正式启动上线,全面助力实现跨区域仪器资源共享。

  政府推动,市场发力,犹如滔滔长江,百源归流,终成巨澜。

  上海松江G60科创走廊,因沪昆高速得名,更以打通沿线九市高科技产品的上下游产业链闻名。疫情袭来,上海科大智能科技股份有限企业体会到了产业链打通的力量。当时口罩告急,他们迅速研发口罩机,2020年春节期间就拿出图纸,“上下游产业链几乎都在长三角区域,迅速沟通,一个月便投入量产。”企业相关负责人先容,经不断改进,现在每分钟可产1000只口罩。

  G60科创走廊九城市的科创板企业眼下达72家,占全国已上市科创板企业数的1/5。松江区委书记程向民认为,G60科创走廊是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在畅通国内大循环方面也将发挥重要作用。在长三角G60科创走廊发展的3年间,九城市GDP总量占全国比重从1/16上升到1/15,地方财政收入从1/15上升到1/12;市场主体数量从1/18上升到1/16;高新技术企业数从1/12上升到1/10。

  在新发展格局中找准定位,主动向全球开放市场

  三峡大坝,已经完成175米实验性蓄水的高峡平湖江水齐岸、视野开阔,阳光下,如明镜般炫目。

  三峡大坝见证了“黄金水道”全方位升值:2003年6月至2021年6月,三峡船闸已安全通过91.24万艘次船舶、16.04亿吨货物、1222.86万人次旅客。

  “现在看来,三峡船闸过坝需求还在不断增加。”长江三峡通航管理局党委书记齐俊麟说。

  这不仅仅是三峡大坝面临的挑战。随着经济快速发展,长江沿岸地区广大干部群众都在思考,如何让“黄金水道”更立体、更高效、更环保,活力更充沛?

  走进位于重庆两江新区的果园港,川牌、渝牌的大货车川流不息,江边,一艘满载的货轮正在停靠,岸机开始滑动。

  每天早晨8点,重庆果园件散货码头企业设备管理部经理助理郑骁便开始在码头巡检。“决不能辜负总书记的嘱托!”回忆起5年多前那一幕,34岁的郑骁说:“总书记来到果园港,叮嘱大家要为长江经济带发展服务好,为‘一带一路’建设服务好,为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服务好。”

  果园港,如今早已不只是内河港。

  向东,顺流而下,连接长江经济带各港口城市群;向西,对接中欧班列(重庆),直通我国西北及中亚、欧洲;向南,“水铁联运”直通西部陆海新通道。2020年果园港累计发运中欧班列(重庆)210多班,同比增长600%;发运陆海新通道班列60多班。

  “从船来船走,再到多式联运,铁路、航空、高速,港区越来越热闹。”到果园港工作5年多,郑骁眼界越来越开阔。

  同样是“船来船走”,武汉新港管委会主任张林重新诠释了内河港的涵义。

  2020年8月14日20时,“华航汉亚2号”集装箱班轮起航,从武汉新港阳逻港出发,开往日本。

  这标志着2019年11月开通的武汉直达日本的国际集装箱班轮航线顺利复航,也意味着武汉新港成为长江内河航道上第一个江海联运的港口。“江海直达,不仅缩短时间,更重要的是建立了一种海外贸易新渠道。今年可望开通到韩国的直航。”张林说。

  今年3月26日,武汉至安庆段6米水深航道整治工程全面完工投用,“畅行鄂赣皖,通达江浙沪”的水上高速路建成,万吨级船舶可从长江入海口直达武汉。为系统提升干线航道通行能力,武汉新港管委会还投资3亿元,研发建造了6艘可装载1140个集装箱的新型船舶,最大载重量比原先增一倍,用于武汉至上海的江海直达航线,使运输成本降低30%,油耗降低20%以上。

  2020年11月14日,习大大总书记在南京主持召开全面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指出沿江省市要在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中找准各自定位,主动向全球开放市场。

  江海横流,天地广阔。果园港、武汉新港跳出长江看长江,宁波舟山港则面向大洋看长江。

  港口货物吞吐量世界第一,集装箱吞吐量全球第三……无论哪个数字,都足以傲人。并且,融入长江经济带方面也走在前列:打造最大的铁矿石中转码头,通过江海联运,85%进入长江经济带;在南京、太仓等地开展码头合作运营;携手重庆交运集团,开发渝甬海铁联运班列……

  但在宁波舟山港股份有限企业董事会秘书蒋伟看来,这还远远不够。

  2020年3月29日,习大大总书记前往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考察,冒雨察看了码头现场集装箱作业场景。

  “总书记要求大家努力打造世界一流强港。”蒋伟说,“大,大家足够大,但在国际航运中心、智慧港口建设、行业标准制定等方面还有努力空间,如何更好服务长江经济带发展,任重道远。”

  阳光灿烂,海风骀荡。宁波舟山港,22万吨级的“地中海菲比”号轮正驶离港口,在它的右舷,码头上“不忘总书记嘱托,打造世界一流强港”的标语格外醒目,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记者 费伟伟、朱磊、柯仲甲

  记者 王明峰、崔佳、程远州、何勇、申琳、方敏参与采写

Copyright(C) 1998-2021 wxrb.com All Rights Reserved无锡日报报业集团必赢56net手机版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00951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0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苏B2-20090203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