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新传媒
必赢56net手机版 > 吴学问 > 吴地风物 > 正文

江南家常美味

2022

05/17

10:01

来源

江南晚报

分享

  油焖茄子

  在早年老屋后的菜园里,我曾学着母亲的样子,每年要栽种几十棵茄子苗,并时常给它们施肥浇水。眼看着茄子棵长大,开出茄子花,没多久,就看到茄子棵上都长出了紫色的茄子。及至茄子长大,就采几只回家,让母亲当菜。

  那时祖母健在,她因年事已高牙齿掉了许多,最喜欢把茄子放在饭锅上蒸。饭烧熟了,茄子也自然蒸熟了。于是她就把整条的茄子放在盘子里,拌上调料,就成了她的搭饭菜。我对这样的茄子不喜欢吃,觉得最好吃的,是有次我到父亲工作的厂里玩,吃饭时父亲在食堂里特地为我打了油焖茄子。也许是食堂师傅厨艺好吧,我觉得那个油焖茄子味道鲜美爽滑可口特别好吃。自此我真的一直喜欢上了油焖茄子,在家里也总是让母亲烧油焖茄子给大家吃。茄子的烧法有好多种,但我偏喜欢油焖茄子,一直到现在。

  红烧鱼

  大家这里虽然是鱼米之乡,但小时候的平常日子是很少吃到鱼的。只有家里来了客人,或请了匠人在家里干活,母亲才肯买上大鱼。开饭时,客人或匠人坐在桌上,父亲陪着喝酒。大家端了饭碗,母亲给大家碗里夹了一两块鱼肉,让大家坐在门边的小凳子上吃饭。

  真正经常吃红烧鱼是在我成家后。妻子知道我基本不吃猪肉,就时常买鱼回家。也许受我影响,儿子和我一样也喜欢吃鱼。日子一长,妻子烧的红烧鱼味道越来越好,简直成了她的拿手菜。亲戚家请客还专门请她烧鱼。我没有仔细研究过她烧鱼的方法,但觉得她烧的鱼确实味道好极了。

  由于她经常买鱼,菜场卖鱼人还专门为她留着据说是野生的鱼。妻子也真舍得,有野生的鱼,她连价也不还就买回家了。

  雁来蕈

  雁来蕈在大家丘陵山区里一直是个宝。大家很小时,父亲每到季节就背上筒篮,到离家门前五六里的铜官山中跋山涉水采摘。雁来蕈一般长在松树下的松毛上,在别人很难发现的情况下,父亲独具慧眼总能发现。一天下来总能采到许多,傍晚回家,就把雁来蕈放在大水盆里。母亲一个一个仔细地洗,邻居们都围着看。父亲总会说,哪种菌菇有毒不能吃,哪种又是最好的。母亲洗好后总要选几个大的分别送给左邻右舍。烧熟后,母亲总要配好许多调料,把熟的雁来蕈浸在调料里吃上几天。吃饭时搛上一两个,每次总是咬上一小块,似乎这样的美味需要慢慢品尝。吃着鲜美的雁来蕈,大家总能体会到父亲跋山涉水的辛苦。

  河鲜

  水乡河多,于是每逢夏天,少年时的大家就边在河里游泳,边在河边摸蛳螺蛤蜊。特别是宽宽的河埠下、大大的桥墩下,到处是蛳螺。蛤蜊则要到有淤泥的河浜稍里摸。往往把可以坐人的大菱盆堆满了蛳螺和蛤蜊。小虾子鳑鲏鱼也会掺杂在中间。在河边偶尔会发现螃蟹洞和黄鳝洞,忙上一阵也许也会有所收获。更有高手,会在河里捉到乌鱼团鱼。蛳螺蛤蜊拿回家,自然成了美肴,嘟蛳螺肉有时成为了小伙伴们比赛的项目。有种小蚬肉常用来炒韭菜,成了大家到山区干活所带午饭的好菜。

  面食

  与米粉团子而言,我一向不大喜欢面食,但在青黄不接的时节,面粉成了大家的主食。早上是面锅摊饼子,晚餐是面疙瘩,不甜不咸的着实难吃。但饼子中有种需要花好多功夫才能做成的千层饼,却也成为我一度难得的喜爱。特别不喜欢那种手工擀面,虽说光光的,但由于切得很厚感觉不好。到有了筒面时,我才喜欢吃筒面,人家说我反了。

  真正喜欢的面食是小笼馒头和馄饨。到了县城中心大街美食店,母亲总要买上一笼小笼馒头给我吃,那馒头馅汁着实鲜美。馄饨店里的小馄饨主要是吃汤,而家里烧的馄饨就是吃馅了。特别是我到氿北的寄娘家去玩,寄娘知道我喜欢吃馄饨,总要特地裹好多馄饨烧了给我吃。(王永君)

Copyright(C) 1998-2022 wxrb.com All Rights Reserved无锡日报报业集团必赢56net手机版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33006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00306号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