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新传媒
必赢56net手机版 > 吴学问 > 吴地风物 > 正文

母亲的味道

2022

06/07

09:35

来源

江南晚报

分享

  如今,吃仿佛成了一种生活态度。譬如现在这个季节,红通通的小龙虾成为与之相配的美食之一。无论知名饭店还是路边摊,十三香、麻辣、蒜泥、红烧……总有一种口味能俘获你的味蕾。然而在我心中,唯有母亲烹制的小龙虾,每一只虾肉,每一口汤汁,都无比妥帖地安抚着肠胃,唤起儿时的记忆。

  记得那时的夏天,老家的小河里、沟渠边,小龙虾随处可见。大家一群小伙伴,每到暑假,就拿了竹竿,竿上系根细绳,绳子顶端绑着少许青蛙肉或鸡肠,拿它钓小龙虾,半天工夫能得一小桶。关于小龙虾的前世今生,大家并不想去探究。也有大人说,它们是从异国他乡远道而来。大家猜想,或许迁徙是为了发展壮大,但显然这个目的没有达成,它们反倒成了大家难得的美味。

  那时,虽然食物尤其是营养物质匮乏,但许多人家还是不大待见小龙虾,觉得它们脏兮兮的,样子也不和善,一对突出的米粒般的眼睛傲视一切,给人以小剂量的恐惧感。母亲做事向来小心翼翼,对小龙虾却不反感。在她心里,孩子长身体永远排在第一位,而小龙虾的高蛋白和能轻易获取则让她欣喜若狂。既如此,那些小动物暴突的眼睛、挥舞的钳子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大家每次钓的战利品无一例外地成为了餐桌美食。而母亲更常去市场买个大、价廉的小龙虾,且一买就是五六斤,她总是先用清水养上一天,待它们吐出污泥后,第二天,母亲才搬个小凳坐在桶前收拾。

  清理小龙虾是有一定危险性的,很容易被虾钳夹手,轻则皮破,重则流血。母亲做事一向细心谨慎,鲜有受伤的时候。虾黄可是小龙虾醇厚美味的灵魂所在,母亲从不丢弃,她利索地掐去虾头,轻抖两下,虾黄便掉入碗中。

  处理虾线也是个技术话。母亲用手捏住尾巴中间的尾翼,左右慢拧,轻轻拉出黑黑的虾线。接着用刷子细细刷净虾身,再用剪刀将其脊背剪开,经此步骤,虾在烹调过程中便容易吸饱汤汁,大家剥着也方便,道理和现在的开口栗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就这样,母亲吃过早饭后开始一只只地清理,等全部收拾好,辰光已近中午,万物在明亮的阳光下,更显勃勃生机。

  热锅,放油,放葱花姜末炝锅,将虾入锅,只听得“哧”的一声响,一阵烟雾腾起,伴随着橘红色的火焰,红色的虾和调料融为一体。爆炒片刻后,加老抽、生抽、醋、白糖炒匀,添水没过小龙虾。汤汁沸腾后,入虾黄、盐,小火慢炖半小时以上。母亲说她处理的小龙虾已经够干净了,但小龙虾生活在野外,免不了沾染一些细菌,煮的时间长能杀菌,而且味道也更香浓。待汤汁快收干时,撒入香菜、葱花。母亲独一无二的看家菜便出锅了!

  近年来,膏黄肥美、肉质紧实的小龙虾成了人们餐桌上的新宠。每到夏天,大家也会随大流,和三五好友,撸起袖子吃虾,喝啤酒,至于小龙虾的味道嘛,和母亲做的相比,总觉得欠缺了些。母亲烹调小龙虾颇有自己的一套心得,火候大小、调料多寡胸有成竹,动作行云流水,味道更称得上是一绝。

  虾肉白里泛红,汤色红中带黄,小龙虾端上桌,浓浓的香气直钻鼻孔,大家早就忍不住了,争相伸着筷子大快朵颐。母亲却不怎么吃,只笑眯眯地看着大家,小龙虾满足了大家的味蕾又提供了长个儿的必要营养,这让她很是得意。大家边吃边赞不绝口,浓稠鲜香的汤汁也不会浪费,拿它拌饭,呼啦一下一大碗饭又下肚了。

  前些日子回老家,母亲惦记着大家的喜好,掐着时间花了不菲的价格买了许多回来。当我看着餐桌上一大盆红通通的小龙虾,眼里不禁一热:母亲为此不知又忙碌了多久。我一边吃,一边想:嗯,还是原来的做法、母亲的味道。(陈筱静

Copyright(C) 1998-2022 wxrb.com All Rights Reserved无锡日报报业集团必赢56net手机版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33006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00306号

苏新网备2006009 苏ICP备05004020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