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56net手机版




 

2007/03/01
  “客K376接近,四道接车!”年初七上午10:35,对讲机里传来略带嘈杂的提醒声,而此时的陶炎益早已穿过地道,等在对应的1号站台。犀利的目光迅速扫过站台内的铁轨,无障碍物!前方亮的是红色信号灯,正常……没有任何异样,这位铁路助理值班员才略微松了口气。
  一束强光从前方射来,从上海开往西宁方向的K376次列车马上到站了。陶师傅左手握红旗、右手握绿旗,面向列车开来的方向,笔直地站着。列车驶到跟前,“啪――”一个漂亮的左转,他又面向车厢站好。“客K376停妥!”一声刹车后,他迅速拿起手中的对讲机,向信号楼发回信息。
  列车稳稳靠站,陶师傅并不得空。他不时地向两边张望,留心旅客、行包的情况。在平常人眼中,他的职责无非就是每天看看信号灯、挥挥小旗,工作单一且枯燥;但在内行人看来,旗在手中意味着压力和责任。“这旗可不是好挥的,旅客下车、行包到站等都掌握在你手里。而且只要是铁路人,没人愿意看到挥红旗的时刻。”只有当有旅客掉下铁轨、线路出现故障或是出现其他紧急情况列车不得通过时,才能挥红旗。因此许多人挥了一辈子小旗,可能都不会碰到要挥红旗的时候。
  作为车站的流动“信号塔”,他们要在每趟列车进出站时,确认站内线路上有无障碍物、信号灯是否正确、旅客是否上下完毕、行包邮包是否装卸好,并及时与信号楼、列车司机、行包房协调。“列车进站停靠,信号灯应该是红灯。如果一时疏漏亮起了绿灯,而你却没发现,那这个损失就无法估量了。”陶师傅一边观察下车旅客,还不时地向信号灯张望。
  “客K376行包好!”对讲机又响起来,此时,站台内的复示信号灯也由红转绿了。“客K376行包好!”“客K376四道信号好!”陶师傅眼盯前方,手指绿色信号灯,嘴里喃喃自语再次确认。每一趟车,他都要眼、手、嘴并用,以此来确保万无一失。信号灯、旅客、行包邮包等是他的“生命线”。
  几分钟后,1号站台恢复了平静。“旅客都下车了吗?”陶师傅还很不放心地向列车工作人员询问,“返程高峰时,担心车上堵得水泄不通,里面的旅客想下车都下不来。”
  此时,前方的列车司机已探出身子向这边张望,陶师傅确认右手持的是绿旗后,便举起手打出标准的信号,“要是把旗的颜色弄错了,责任可不是一点点!”“嘟――”一声鸣笛传来,司机以这样的“暗号”来告诉陶师傅,他们已看到连续三个绿旗信号。
  10:50,K376次列车缓缓驶出车站,不过陶师傅的工作还没有结束。他仍不断向铁轨、前方信号灯张望,因为三分钟后,从上海开往南京西的T712次列车马上要进站了。在春运,这样的场景每天要重复近两百次……

编辑:hqin

 
 

Copyright © 2005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