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56net手机版




 

2007/03/01
  正月初七上午9点12分,从河南开来的K463次列车缓缓停靠无锡站。透过车窗可以看到,车内到处都是人。“开门,开门!”等候已久,站台上性急的旅客已按捺不住,不断拍打着车门。僵持两三分钟后,列车门总算开了条缝。
  一辆小行李车高高举过头,河南漯河人李学在满脸通红,第一个挤下车,“落地”无锡。
  放下行囊,他的第一个动作便是,弯腰迅速拉开捆扎在小车上的背包,拿出一瓶矿泉水,一仰脖子,“咕咚咚”喝掉大半。“整整十六个小时,我没喝过一口水!”
  李学在口袋里那张皱巴巴的车票,如实记载了这段归程的漫长,“漯河至无锡,08车90号,23日下午16:47分开”。“终于回来了!”长长一声叹息,蕴含着几多艰辛和感慨。“车上的人前胸贴后背,动弹不得!”自上车那刻起,他就一直坐着,基本没挪过地,“我还是幸运的,提前预订买到了坐票,而很多人十几个小时就是一路站过来的!”抹一抹额头上的汗,李学在舒了口气。
  累倒罢了,最苦的是“方便”问题。“你想啊,那么多人,要挤到厕所也不容易,更何况,列车上厕所开始时是关的,等一开全部堆满行李,所有的人只能憋着!”这一趟,李学在只稍许吃了些干粮,带的水都不敢喝,“噎死了,但又有什么办法!”他的眼里盛满无奈。口干舌燥,想打个盹,但车厢喧闹不堪,根本无法入睡,整个旅程真是“熬”过来的。
  “我得走了,说不定老婆孩子在等我呢!”在站台上歇了歇,接接力,李学在背起行李急急往出口处赶。“他们春节没回家?”“票难买,车难乘,想想干脆就算了!”一夜未眠,他依旧走得飞快,“幸亏没回去,这不,回来还要遭罪!”其实,他们一家子去年11月才来锡城,此前四五年间,一直都在北京中关村附近电子城打工。后来,竞争加剧,行情不好,才举家迁来无锡。经过一番详细调查,夫妻俩决定在锡山东亭落脚,继续做硬件组装和维修,“这里的市场前景不错的!”直到此时,这位中年汉子黝黑精干的脸上才露出一丝笑意。
  来到出口处,李学在将票递给检票员,眼神却不时在接站人群中搜索,未见妻儿身影,他决定等一等。“我把车次告诉他们了,说好如果有空就来!”“这次回家,感觉怎样?”“陪陪留守在家的父母,代替老婆看望一下她的家人,到亲戚家串串门,转眼年就过了,心里也念着娘俩,匆匆就回来了!”“有没有给他们带些东西?”“有!带了大家家乡的特产胡辣汤,两箱!”他指着小行李车兴奋地告诉记者,“儿子和他妈都爱吃,这里买不到呢!”
  不停地四处张望,但十分钟过去了,李学在依然没有等来家人。有些失望,他无心再聊,“再去车站广场看看!如果仍旧没来,我就直接乘80路回去啦!”两手一拎,将小行李车再度轻松举起,扛到肩上,李学在三步并作两步,一路小跑上了自动扶梯。他的背影并不高大,但自有一种执著,一股坚毅,令人感动。

编辑:hqin

 
 

Copyright © 2005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