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56net手机版




 

2007/03/15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曾一度被边缘化的农民工群体如今越来越多地被看成是城市不可或缺的“新市民”。在农民工迈向新市民的道路上,他们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特殊感受和期盼?记者与一些返乡的农民工聊天,听他们讲述异乡生活的喜忧经历和新年心愿……
  在泰兴农村生活了22年的程菊琼,她和村里的几个小姐妹结伴第一次来江阴打工,今年也是她第一次回家过春节,第一次体验春运,她们却没经历“一票难求”。
  “大家的车票都是老板给买的。”这些不愿透露厂名的女农民工告诉记者。为了给厂里的打工者买到回家的火车票,她们的老板提前多日就开始张罗。“老板当然也是为了大家能安心工作,但是这样帮大家真不容易。”她们感叹道。临行前,考虑到她们对本地情况不熟悉,细心的老板还特意开车把她们送到车站。
  在江阴打工近10年的韦龙民说起他这么多年的城市生活感慨良多:“在这里干了这么多年体会最深的是老市民对外来人口越来越宽容了。”他说,1998年他刚来江阴时,当地人排外心理很强,而他们这些外来人乡土观念也很重,两者间的矛盾冲突很多。“现在这种状况改变了很多!接纳和融入的磨合,彼此相处也和谐了。”
  老家在安徽省金寨县的孙红伟也越来越把这个江城当成了自己的家。7年前,她和同乡的丈夫一起来打工,丈夫在当操作工,她自己在城郊经营一家小超市,并安家生子。每年她都带着孩子返乡,这个从出生到现在一直生活在城市环境中的儿子虽然是农村户口,除了会说普通话外,他还会一口流利的本地话,气质特征已然与城市儿童没什么两样。“江阴对外来人口政策比较宽松,大家的小孩跟城里的孩子一起上幼儿园,老师对他与城里孩子没什么两样。”他笑道,在江阴时间长了,没有语言障碍,饮食、衣着都越来越接近“本地人”,“真正有了家的感觉。”
  改变下一代人的命运似乎是许多农民工来城里打工赚钱的一大目的,他们希翼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有出息过得更好。因此,他们迫切希翼国家出台更多政策,彻底打破城乡教育差别,让农民工子女也能和城里孩子一样公平享受教育资源健康成长。江西农村来的李晓很向往江阴这样的城市,但要在这里长期生活,教育费用和住房问题在他看来是头等大事。用他的话说“还未成功尚需努力。”
  有识之士认为,农民工与城市里人享受同城待遇,这种转变单靠农民工自身力量无法改变,必须依赖国家、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以制度化的办法尽快帮助农民工融入城市,分享城市发展的成果,实现从农民向新市民的转变,从而促进我国城市化进程平稳推进和社会的和谐发展。  (古月)
  

编辑:wlxwb

 
 

Copyright © 2005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