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56net手机版




 

2007/02/18

    全家看春晚,与其说是除夕夜不可缺少一场精神年夜饭,还不如说是为了安慰父母共享团聚之情的一种借口。今年的春晚我依旧是耐着性子从头看到了尾,但是回味的不是浓浓的年味,而是感到对做作的厌恶和对低俗话题炒作的一种憎恶。

    我认为所有节目中最好的节目是杂技《俏花旦》和武术《行云流水》。其中歌舞类节目缺乏新意,绝大多数的歌曲为老歌加了新组合。戏曲类节目在历届春晚中都是在11点左右出现,而在今年是在12点钟声敲响之后匆匆的出现一个,这是中国的一个国粹艺术,压缩到如此的“垃圾”时间,我不知道总导演的寓意何为。但是最让人感到无奈而愤慨的是今年的语言类相声小品缺乏一定的艺术水准,“低俗”成为了今年春晚语言类节目的头号杀手锏,虽然笑声连连,但是回味之后感到的只是酸楚和再一次的苦笑。

    创新乏力,缺乏新意

    作为历年语言类节目的第一个都是头等重要的,关系到很多观众对晚会的整体定位和认识,05年、06年的春晚中都是都是用的新的艺术形式来表现语言类作品,其中以郭冬临和冯巩的作品《旧曲新歌》最为优秀,但是在今年的春晚中冯巩的作品《咱村的事儿》也是采用新的艺术形式“情景相声”但是怎么看怎么像是小品,从作品的内容形式和总体感觉看基本是原来陈佩斯和朱时茂的小品《老板与老板儿》的翻版!。小品《假话真情》一看是严顺开的作品,还是离不开“父亲装傻冲愣”这个俗套,煽情主义过浓,也是很多小品段子的一个简单翻版。相声《免费电话》 也是前几年春晚相声的翻版,只是今年改成了群口相声。这基本看出来现在相声在小品面前的“疲软”现状,如此“革新”下去,那么大家传统的相声艺术将会更加不知所向,难怪有网友高呼:“春晚那么多语言类节目的大腕都抵不上一个德云社!”

    内容庸俗,粗制滥造

    听过这么多年的相声和小品了,大家多少都懂得节目的好坏基本通过“抖包袱”的适宜时候和内容来决定,但是在今年的春晚的语言类节目中存在着严重的问题,低俗成为了包袱的主流,不知道如此的“黄色包袱”抖出来如何面对的是台下、电视机前的青少年。相声《免费电话》 中充斥的是“肾宝”“卫生巾”“性药”……纵然会夺得大家的欢笑,但是还有必要再为这些不应当“广为传诵”的广告的二次传播吗?黄宏的小品《考验》可以说是达到了最差的教育效果。当大家在高唱”和谐社会“提倡“八荣八耻”的时候,小品中却在变相的鼓励年轻人去弹老年人的头,中华民族尊老爱幼的传统应当怎样向青少年传授?当孩子模仿小品中去弹爷爷奶奶的头来考验的时候,大家应当思考如此“主旋律”是不是大家应当提倡的。在这个小品的最终结尾的恶俗一面最终显现,黄宏在将要谢幕时,说了一句:“相亲时要戴好安全(mao/tao)啊!”语气明显倾向“套”字,如此的包袱当然抖的大家年轻人“心领神会”,但是望着孩子纯真的眼神,这个包袱内容抖的善意可笑吗?

    “低俗”不应是春晚的主旋律,春晚凝聚了国人太多的精力和情感不应当走下坡路,但是从现实来看春晚果然走入暮年了。春晚在不能保持常青的情况下,更应当发展成为一种精神的共享和一种信仰的寄托。春晚不仅仅是一个综艺的晚会,更多的我还把他看作是一份“报告”,比如从今年的春晚中大家解读出了”和谐社会“”八荣八耻““青藏铁路””农民工子女问题“等等的关键字,大家更希翼在以后的春晚中能表现社会的主旋律,能烘托出阖家欢乐的气氛就够了,必定大家没有太多的审美期冀。 

 

(胡瑞)     



编辑:hqin

 
 

Copyright © 2005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