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56net手机版




 

2007/03/01
  悠扬的丝竹声缓缓流淌,移动的纵深民居透露着细腻的水乡风情,20位身着洁白与藕荷相间的旗袍的江南女子穿梭其中,手执纸伞,伴着空灵的旋律曼妙起舞……今年春晚直播中那些清新的镜头画面,让众人记住了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编排的舞蹈《小城雨巷》和那些美丽脱俗的舞者。但很少人知道,其中有7位都是南京籍女演员,近日记者专门走访了其中2位同宿舍12年的“好姐妹”——肖子金和孙书悦,她们让记者看到了舞台下“江南女子”的另一面。

每天练功15小时吃35天馒头

昨天下午四点半,两位女孩才刚走进报社的办公室,众人的眼光齐刷刷地聚焦在她们的身上。虽然都是休闲装扮,但肖子金和孙书悦浑身露着跳舞女孩的独特的灵秀和气韵。提到上春晚的经历,两位22岁的南京姑娘还抑制不住兴奋。回来之后她们俨然成了亲友眼中的“明星”,但荣耀背后,这些南京姑娘可吃了不少苦。

一是排练苦,别看演员们在台上步态轻盈,舞姿飘逸,好似全不费气力。可真的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没有过硬的“内功”,绝对胜任不了这种“轻松”。比如抛伞、接伞,平时练习要百抛百中,而且每个人每把伞伸出来的高度、角度都要一致……这些都需要无数次单调繁琐的练习。肖子金告诉记者,在排练期间,时间安排的很紧凑,每天练功的时间有15个小时。她说:“晚上回去太累了,大家挨着床就能睡着!”

二是饮食苦,这主要还是南北方的饮食差异造成的。孙书悦说:“到北京后有35天,每天早餐都是馒头,团里大部分女生都不习惯。而且北方的蔬菜炒得也和南方的不一样,频繁的排练不允许大家挑食,否则体力就跟不上,所以大家还是逼着自己习惯吃馒头。

三是身体苦,北方干燥的气候条件和流感风行,团里很多女孩都感冒发烧。肖子金透露:“将近三分之一的人都挂过盐水,但为了不影响排练,只好带病上场。”

背景板装沙袋不少人胳膊变粗

通过采访记者才了解到,《小城雨巷》中那颇具创意的5块移动背景板,其实是女演员们自己推动的。随着音乐的变换,背景板有层次的移动体现江南民居的错落有致。但观众不了解的是,舞台上安排了升降设置,造成地面不平,所以女孩们必须得用胳膊把背景板抬起来走。肖子金告诉记者:“为了防止背景板倾斜,舞美还专门在背景板下端加了沙袋,推起来特别费力,每场排练大家胳膊都很酸,不少女孩还发现自己胳膊变粗了呢。”

20个雨巷姑娘身上都有伤

由于长期的训练,学跳舞的女孩们其实都很容易受伤。在采访中,两位南京演员透露说其实20个雨巷姑娘,每个身上都带了伤。肖子金说,在2003年舞蹈排练中,她的腰脊椎断了一节骨头,医生告诉她以后要特别小心,最好不要再跳舞了,但这个倔强的女孩休息了一个星期后,毅然回到热爱的舞台。

孙书悦的身体情况也出现过危机,之前她的头部生了一个良性小肿瘤,医生建议尽快动手术,否则肿瘤变大会压迫神经。本来和南京军区总医院肿瘤科联系好在去年12月底作手术,但一接到春晚邀请后,她就随队友们一块进京了。她无奈地说:“每天梳头都要特别小心,不能碰到那一块,不然就会钻心的疼。”春晚结束后,她马上回南京进行了肿瘤摘除手术。

她们俩告诉记者,舞团里每个人都少不了膝盖半月板撕裂,腰椎劳损或腰间盘突出等毛病。“这是大家的职业病,长期练功必然会对身体有损伤,但要放弃跳舞,大家谁都做不到!”

为找孙女88岁奶奶三看春晚

春晚载誉回到南京,“雨巷姑娘”的生活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家里人比我还兴奋,回到家忙着问春晚的幕后故事,他们的眼神让我感觉到很自豪。”孙书悦笑着说,“现在突然冒出许多朋友的朋友,先容我时朋友总少不了提到春晚的《小城雨巷》,听到对方对节目的惊叹和好评,心里特别有成就感。”

家住山西路的肖子金也提到一个小细节。“春晚的镜头很小,不是每个人都能顾到,有时候到自己只是一闪而过的镜头。我家88岁的奶奶眼睛不好使,但为了找我,她戴着老花镜硬是坐在电视机前,乐呵呵地看了三遍春晚转播。”

在与她们轻松愉快的采访中,记者发现和普通女孩一样,舞台下的“雨巷姑娘”也爱逛街、看影片,唯一不同的是她们并没有多少属于自己的时间。

据了解,目前20名“雨巷姑娘”还处在年后半个月的休假中,这是她们全年惟一的长假。两位好姐妹还告诉记者,她们已经调整好状态,准备3月5日归队后重新回到熟悉的舞团,投入到新一年紧张的排演中,争取为广大观众奉献更好的舞蹈作品。

(王姝)  



编辑:hqin

 
 

Copyright © 2005 无锡日报报业集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